首页 今日头条正文

桓玄拿下东晋朝廷根本不是他本人有能耐,而是东晋朝廷早已经没了威望,加上刘牢之这个人的天真想刘继宏法送助攻。各种机缘巧合中,桓玄才成功的。

在桓玄进攻东晋的时候,东晋的辖地被孙恩弄得满目疮痍,粮食紧缺,人口锐减。

而东晋的贵族人士在这时,只能眼睁睁在家里等死。他们一出生就是锦衣玉食,一辈子享乐,四体不薄皮疮勤五谷不分,完全没有任何能力。

而这些人在饥荒年间,只能穿着精制的衣服,抱着心爱的金玉,关着门整家整家饿死。他们连一家人出去挖野菜吃的能力都没有,更不会有人出来反对这时起兵的桓玄了。

但不管怎么说,桓玄都成功了,所以他就膨胀了,以为自己非常厉害了,好大喜功的他于是做出了很多搞笑的事情。

既然夺取政权了,好好作为其实是可以稳固自己的权威的,因为自从傻瓜皇帝晋安帝(大家可能都忘了他的存在了)继位以来,东晋就没有一天安稳过,现在桓玄算是把内部的混乱给平定了,百姓也不在乎谁是掌权人双狮地球牌了,毕竟不是姓王的就是姓谢的了,他们也没指望有投票权,只是期望有一个安稳的环境而已。

桓玄一开始的确有过一点好的行为,比如审查官员,把奸佞官员双开,把好的官员人士提拔。但是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,就是三把火后就没火了,桓玄却连第二把火都没,直接转型去享乐了。

公元402年四月,桓玄辞掉录尚书事,说自己不管了(暗地里的事还是他一人说了算),跑去姑孰享乐。还在姑孰大肆建立宫殿啥的,完全就是暴发户的那种心态。东晋朝廷的事情就交给了桓谦和卞范之处理。

百姓发现这桓玄跟前面的几个比起来,非但没有更好,反而是更加横征暴敛,所以大失所望。

而就在这时,三吴地区,东晋朝廷的核心地区——闹灾荒。这其实是桓玄一个笼络民心的机会,桓玄当然明白要怎么做,于是下令——赈灾!

赈灾需要啥,大家都明白,就是粮食。桓玄这边要赈灾了,那钢蛋独胆边却根本没有那么多粮食。所以在赈灾的时候出现了下面一幕。

灾荒年间,百姓们很多都会出去找吃的,这些出去要饭的人就是流民饥民。这在每个朝代都会有,而这时需要的就是各地政府赈灾,把流亡的灾民这种不稳定因素给稳定下来。桓玄下令了赈灾了,所以会稽内史王愉就让流亡的饥民回来领粮食。

听到政府发放粮食,很多陈选清饥民就往回赶,想着这下有吃的了。结果大伙一路艰辛回来却发现,根本没有粮食。这一下折腾,很多饥民死在了赶路中(亡者十有八九),不但没有救灾,还害死了许多人。大伙对桓玄就更加恨之入骨。

赈灾不利,得罪百姓是一方面,接下来桓玄又得罪了军人。

夺权后对前朝人物的清算,这种事情其实很难说谁对谁错,有些人的确该杀,比如李自成灭了明朝,明朝的一些大臣,很多都是害死明朝的官员。等到李自成来了,他们还臭不要脸跟李自成讨官做。李自成就大开杀戒。

但有些改朝换代,前朝的大臣就不该清算了。像清末民初,很多民国初期的大人物,都是清末的大臣,照悍夫猎妻样备受敬仰。

桓玄拿下司马元显后,其实清算了一次了,这就是对世家大族的清算。大伙没有怨言,毕竟世家大族除了吃喝玩乐讨论下学术外,没有其他能力,所以他们不会反抗。

桓玄看到,世家大族没反抗,百姓没咋办,就开始对北府兵进行清算。这一下,可算捅娄子了。

桓玄在把持朝政后,下令杀害吴兴太守高素、辅国将军竺谦之、高平相竺朗之、辅国将军刘袭、彭城内史刘季武、冠军将军孙无终等北府旧将。想着把北府兵刘牢之势力铲除。这一下,军人全被他得罪了。直接导致了桓玄最后的失败。

在这之后,桓玄更是做起了搞笑的事情。

公元403年,桓玄觉得要为自己篡位打点政绩了。政绩,在和平年代就是看你能不能治理好地方;战乱年间就看你有没有军功。桓玄知道现在是战乱年间,于是加封自己为大将军,上表请大与小神会求北伐后秦(想要立战功)。

可是桓玄明白自己的军事能力,他指挥过的战斗都不能说是战斗了,几乎都是混的。所以他是不敢北伐的,只是打打雷而已。很快,他就自己以皇帝的名义下令否决了自己北伐的要求(自导自演真可以)。

收到了否决诏书的桓玄还要解释一番,说我是真的想北伐的,我要报效祖国,我要抛头颅洒热血,我要为社会主义奋斗终生。然后又拿出圣旨说,可惜啊,朝廷就是不给我机会,真是天意弄人啊!(这,戏精桓玄)

按道理演戏演到这里就可以了,可是桓玄还没完,他还真的下令造船了,完全具备一个演员的素养。

后来船倒是做好了,桓玄却在船上装了自己衣服和玩好,还装了很多图书字画。明眼人一看就知道,你这是去打仗还是去旅游啊?桓玄看到有人质疑,还出来解释说:书画服饰玩好,本来就该常常在自己身边,加上现在吴诗卉,香水品牌,软件测试就要打仗了,形式很凶险,如果有一个三长两短,这些东西既轻便又好运载。

还没打仗呢,赵联普就想着收拾包袱跑人了,哈尔滨师范大学阿城学院桓玄这不解释还没啥,一解释,大伙都在背后笑话他。

而就在桓玄给自己打广告而被笑话后,他的哥哥桓伟去世了。桓玄给哥哥服丧了一段时间。但是服丧后马上下令饮酒作乐。

就在大伙来董卿的老公和孩子照片聚会后,桓玄又开始戏精上身,本来自己下令开的音乐派对,结果音乐一响,他却拍桌子痛哭流涕,意思是我哥哥刚死你们就这样(这,小编要被气死)。大伙被他这一哭,弄得不知如何是好。

就在气氛很尴尬的时候,桓玄又马上擦干眼简靖纹泪,眉开眼笑起来,让派对继续进行。(额,这桓玄该不会脑子有问题吧)

桓伟的去世,让桓玄觉得要加快篡权的步伐。他的手下卞范之也劝他赶快,于是桓玄继续自导自演,加九锡,升官为相国,封十个郡给自己,还加封楚王,并且马鹿超话有自己的官员。

如果大伙对东汉以来的改朝换代有郝彤欺骗陈晓旭感情了解的话,就知道,桓玄的下一步是什么了。毫无疑问,那就是改国号,建立新王朝,而新王朝的名字也不用想了,就是“楚”。

桓玄的想法已经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。于是,不服的人就起兵了。谁呢?是殷仲堪的党羽——庾仄。

庾仄其实也是偶然得到机会起兵的,桓伟死后,荆州刺史的位置空女奶了,本来是桓石康接任的,但是因为路途遥远还没到。于是庾仄就趁着这空子起兵了。

庾仄虽污文然起兵突然,但是也没有手忙脚乱,在襄阳还把冯该赶跑了。而这时,桓玄的侄子桓亮却也跟着造反了(不明白)。桓亮不知道为啥起兵,但是借口说去平定庾仄。

不管怎么好了,庾仄和桓亮两个在建康上游搞事了。桓玄马上下令镇压,桓石康和羊僧寿一起进攻襄阳。庾仄手下只有七千人马,很快被打败,他只好去投奔后秦姚兴。

而桓亮就被桓玄下令逮捕(就会添乱)。

把反对声音镇压了之后,桓玄就继续戏精上身。他先是上疏说自己既然被封楚王,就伊敏河家乡的河简谱要回去封地。但他内心是不愿回去的,口是心非(可能桓玄内心是小女生),所以又让朝廷下令挽回自己,还让自己的手下在朝堂上读出挽回诏令。

一次配合就好了,桓玄不过瘾,又上疏多一次要回去,让朝廷又挽回多一次。(入戏太深了)

这些剧情演过后,桓玄又要演祥瑞之兆的神话剧。先是在各地弄出一些灵异现象,比如临平湖有清流,江州有甘露降在翠竹上等等。

接着他让皇帝下诏书表扬自己:灵异祥瑞的事绝非朕所敢当,这实乃是相国桓玄仁德宏盛,故而应于祥瑞。

这些都演了一通后,桓玄还觉得不够,想着历朝历代都有道德高远的名士去隐居的,自己还没听到有。于是就下令让皇甫希(皇甫谧的六世孙)假装隐士,躲进深山老林不出来。花照云雁归自己又派人去请他,暗地里对皇甫希说绝对不能答应。

皇甫希拿钱演戏,也配合到位。桓玄于是就说这是一位名士,叫“充隐”,我很敬仰他,简直就是我的偶像。

戏精桓玄演了那么多戏,过足了演员的瘾,心里觉得也差不多了,于是就在公元403年的十一月,加自己冠冕十二旒,还封楚王妃为王后,楚国的世子(继承人)为太子,明显是一个新的国家。

十一月十八日,卞范之写好了禅位诏书,让晋安帝抄写。

二十一日,百官劝进,晋安帝虚位以待。桓玄假意推迟,官员再请,桓玄于是下令祭天。

十二月三日,桓玄祭天登基,建立“楚”,史称桓楚。但是戏精桓玄最后的大戏却准备不足,在登基仪式上,竟没有安排官员喊“万岁”,而且在诏书也没有说避讳桓玄。

在年号上,一开始说是“建始”,写字姿势歌一查发现是赵王伦(司马伦)篡位用的,于是改“永始香坂”,结果是王莽篡位用的。(你怕是摆脱不了篡位的名声了)

建立桓楚之后,桓玄以为高枕无忧了,于是开始大肆享乐,但是,在他得罪的那么多中,终于有一个人站了出来了。这个人就是东晋朝最后的一个高手——刘裕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